“猿猴诉讼案”进化论成被告

小白 6月前 阅读
    在93年前的今天,1925年7月10日 (农历五月二十),“猿猴诉讼案”进化论成被告。

    达尔文在其科学巨著《物种起源》中,用进化论推翻了“神创论”,完成了人类正确认识自然界的一次飞跃。然而,在《物种起源》问世的第66年,达尔文逝世后的第43年,在资本主义世界的“相对稳定”时期,在号称最发达的美国,竟然发生了一场举世瞩目,令人啼笑皆非的对“猿猴诉讼案”的审判。因在课堂上讲解达尔文进化论的被告,被拉进了法庭,推上了审判台,最后被处以100美元的罚款。这一案件的发生,审判的进程及其结局,难道不发人深省,令人深思吗? 20世纪20年代初,美国社会兴起了一场由威廉-詹宁斯-布赖恩领导的反进化论运动,这股逆流对美国政治产生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乃至1923年佛罗里达州议会通过决议,声称“达尔文主义、无神论和不可知论”不应在该州公立学校作为真理进行讲授。1924年北卡罗来纳教育局也禁止在公立学校讲授进化论。1925年田纳西州的法令更明确宣布:本州的一切大学,师范学校和其他各级公立学校,它们的任何教师如果讲授了任何否认上帝创造了人的圣经学说的异端,都将作为违法论罪。

    随着这股逆流的泛滥,1925年5月7日(距今93年),布莱恩伙同田纳西州戴顿镇地方政府向法院起诉,指控当地年青的生物教员斯科普斯在课堂上讲授进化论,违反该州法律。法院决定7月10日开庭审理。

    这一案件惊动了整个美国。开庭的这一天,以哈佛大学科特莱-马瑟教授为首的许多有声望的教授,科学家,都到庭就坐,准备为被告辩护。100多名记者蜂涌而至,现场采访报导。戴顿镇附近山区原教旨派的信徒则赶来为布莱恩助威。人口仅1500人的小镇顿时沸腾了起来。

    原告的主要律师就是大腹便便、反进化论运动的领袖布莱恩。他能言善辩,曾3次被民主党推选为总统候选人,且有其子田纳西州首席检查官汤姆-斯蒂瓦特作助手。被告的辩护人是著名的刑事律师克拉伦斯-达洛、风度翩翩富有魅力的达特莱-菲尔德-麦洛、以及具有学者气质,对法律造诣非浅的阿瑟-加菲尔德-海斯。双方的阵容令人咋舌,可陪审团却相形见绌了。12位陪审员中,有3位除读过《圣经》之外,什么书也未读过;有一位竟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

    主审法官约翰-洛尔斯顿特邀了当地一位牧师为开庭祈祷。接着审判开始,在对法律程序进行初步交锋以后,达洛起身作了开场白:“我亲爱的朋友首席检查官先生说,约翰-斯科普斯自己该明白,他为何到此受审,我也清楚他为何而来。他来此受审只是因为别人的愚昧与顽固猖獗,并已彼此汇合成一股恶流。”随后,达洛发出了警告:“今天是教员受审,明天可能是哪一家杂志、哪一家报纸的编辑或哪本书的作者。不久,这将会引起人与人之间的对抗,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对立,直到把我们倒退到那个‘辉煌’的16世纪才肯罢休。到那时,任何敢于给人类带来智慧、启蒙和文化的人,都将遭到顽固分子的火烧。”然而,这掷地有声的警告,无法阻止审判的继续进行。

    第二天,起诉开始,法庭传证人到庭。斯科普斯的两个学生胆怯地作证:斯科普斯曾教过他们进化论。但又补充说,他们没有受到毒害。

    证毕,布莱恩自忖争端已清楚了,站起来直着嗓门向陪审团喊道:“基督教徒认为上帝创造人,而进化论则确信人是从原生物演变进化而来的。”他一手挥舞着生物教科书,气壮如牛地谴责那些到戴顿来为被告辩护的科学家们:“《圣经》是决不会被那些千里迢迢而来的专家们赶出法庭的。他们妄想把人类祖先来自丛林的进化论,与上帝按其旨意创造人并安排于地球之上的理论,相互混淆,相提并论。”

    话毕,他昂起头,两眼闪闪发光,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听众席上确也爆发出一阵掌声,高喊“阿门”。

    此时,麦洛拍案而起,反唇相讥:“恐怕布莱恩先生还不算是唯一的《圣经》护卫者。在这个国家里,有许多人将他们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上帝和宗教;而布莱恩先生则以旺盛的精力、极大的热情,将自己大部分时间投入了忙碌的政治。”麦洛提高了嗓门,继续说道:“跟真理是无法决斗的,真理战无不胜。这一点我们不必担心。真理不需要什么布莱恩先生,真理是持久的、永恒的,它不需要任何人的任何支持。”

    麦洛讲完后,法庭里出现了片刻的静寂。接着迸发出暴风雨般的掌声,大大压过了先前对布莱恩的掌声。尽管麦洛在舌战中获胜,但法庭不再允许科学家们为被告辩护,宣布休庭。

    由于天气闷热,古老而又窄小的法庭容纳不了众多的听众,再次开庭后,审判移至室外一棵大枫树下进行。两千多观众有的坐在木橙上,有的蹲在草地上,有的干脆爬到汽车顶篷上,还有的从四面建筑物的窗口探头观望。

    审判开始后,起诉方借助《圣经》向进化论发起进攻。达洛巧妙地向布莱恩反击:“众所周知,布莱恩先生可算是研究《圣经》的专家。作为《圣经》学术研究界的权威,他己名扬于世。”达洛的奉承话使法官愕然不解,使布莱恩也感到盲然。只听达洛话锋一转,选读了《创世纪》中的一段:“上帝在第一天,创造了早晨和夜晚。请问布莱恩先生是否相信太阳是在第四天创造出来的?”布来恩的回答是:深信不疑。达洛追问道:“那么,没有太阳,(lsjt.cn)怎么会有早晨和夜晚的呢?”

    布莱恩不停地擦着秃脑瓜上的汗珠,无言以对。人群里传出一阵阵吃吃笑声,就连那些虔诚的基督徒也抿嘴暗笑。达洛扫视了四周,步步紧逼,他问布莱恩是否相信夏娃的故事,布莱恩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上帝为了惩罚蛇,从那以后让蛇用腹部爬行,你相信吗?”

    “当然”回答又是肯定的。

    “那么,你知道在这以前,蛇是怎样行走的呢?”

    听众哄堂大笑。布莱恩脸色铁青,恼羞成怒,高声叫道:“尊敬的法官阁下,我愿意立刻回答达洛先生所有的问题,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位基督的叛逆正在利用田纳西州法庭,对上帝进行无耻的诽谤。”

    “我抗议!”达洛喊道:“对于你的这种蠢见,只要稍有理智的基督教徒,是绝对不会轻信的。”

    法官敲起了警堂木,以平息这一阵喧闹声。接着宣布休庭,第二天继续开庭。

    次日中午,轮到陪审团判决了。陪审员们聚集在草坪一角,悄悄地商量了9分钟。法官宣布判决:被告斯科普斯处以100美元罚款,并偿付全部审判费用。

    美国南部的一些报刊,大声欢呼布莱恩的“胜利”,可惜,布莱恩本人却痛苦不堪,心力憔悴,于宣判后的第二天就在这个小镇上一命呜呼,见他的上帝去了。

    评论:真理终究是真理!



全部评论: 0

    我有话说: